天奥经纬府邸:鸟瞰余晖下的湖北鄂黄长江大桥!

文章来源:群空间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1日 09:30  阅读:3640  【字号:  】

书房的书桌和椅子都能灵活变形。书桌可以120度旋转,你可以把它30度倾泻放歌谱,还可以调成竖直的当黑板用。椅子是折叠的,不但能360旋转,能调节高低,还能打开成小床,随你斜躺或者横卧看书。一米的两个小床并成一个主卧的大床,这个小床有各自的床垫被褥等,可以单独升降,二头都能像医院的特护床一样倾斜,是不是睡着特舒服呀?

天奥经纬府邸

从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的十几年里,是谁把我们抚养长大?又是谁把我们养育成人?那些人是我们的爸爸妈妈啊!我们总是向他们索取任何东西,但从不曾谢谢他们,我们总认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,但我们是否想过,一想直以来为我们付出那么多的经历,为我们担心,我们开心,他们也开心,我们伤心,他们也难过,这些人是我们离开不了的父母啊!他们难过时,我们是否为他们分解过忧愁,他们关心我们时,我们是否真心的接受。而不是嫌她的唠叨。他们工作辛苦时,我们是否帮他们捶背,是否关心过他们?这些种种生活中零锁的小事,结合起来,问问我们的良心是否好过,其实表面看起来坚强的他们,在我们眼前很开心,但是他们的辛苦,劳累与不开心,从来没在我们面前表现过,我们也从未在意过。这样好比父母是哑巴,我们是盲人,因为我们总嫌他们的唠叨,不愿意让他们说我们,而我们心里总有一句话:我是对的。他们总是在我们身后承担责任,我们是一群盲人,看不清世界,分不清世界的好与坏,让 哑人帮着盲人向前走。我们要学会承担责任,不能再让父母为我们承担太多事情,我们也长大了,应该多为父母着想,多体谅父母。

叮零零放学啦!同学们兴奋不已地准备好书包往家赶,只有我一个人慢吞吞记着数学作业,有人督促我:快点记,我可要擦了。

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,我越来越不愿意跳进那冷冰冰的游泳池里,每当轮到我跳水时,我要么拼命往后面躲,要么找借口去厕所,想尽一切办法逃避,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了。距离最后一节家长公开课只剩两天了,教练找到妈妈,把我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。

中午,我回到家伸手按门铃,糟了!家里没人,我忘了带钥匙。怎么办?最后,我还是去宾馆住了一夜。

外公仿佛什么都明白,他只是轻轻松松的拍了拍我的肩膀:好好念书啊,有空常来。说着又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套《英汉词典》,听你妈说,你学习用得上,所以就买了给你……不早了,你回去吧,再晚些车子很挤的。我默默的接过沉甸甸的词典,泪水已爬满脸颊,我哽咽了,甚至连声谢谢都说不出。外公的爱心怎是一声谢谢所能包容的?

山是孤寂的。所以他时不时更换眩目的服装;那朝夕变化、季节更替,也只是为了吸引爱美的你去与他做伴。有孤寂,所以山明。




(责任编辑:贝天蓝)